水月觀 -- 色 . 影

關於部落格
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興於詩。立於禮。成於樂。
  • 1466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* 比叡山中千年燈

提到滋賀縣,國人也許陌生,但其實它是京都的隔壁縣分,因臨近京都,也留下許多珍貴的歷史遺跡,被指定為日本國寶和重要文化財的史跡數量僅次於奈良、京都而為日本第三,其中比叡山延曆寺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。滋賀古屬近江國,至今日本人仍經常以近江稱滋賀。近江人很會作生意,日本人提到算盤可能聯想到近江,因為「近江商人」曾經縱橫全日本;此外,出身近江的俳句詩人芭蕉,更是近江人的驕傲。但若提到千年來對日本人心靈的貢獻,他們可能會仰望著比叡山說,那當然是延曆寺──這個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寺廟群。比叡山別稱天台山,簡稱北嶺、叡山等,是日本天台宗山門派的總本山。高848.3公尺,次高處名為四明岳,天台、四明的稱呼乃摹仿浙江天台山和四明山。京都市東北為比良山地,山地之南即是環山之中的最高峰比叡山。
每到寒日,比叡山必為之白頭,這就是著名的近江八景中的「比良暮雪」,古歌經常歎詠比叡山為「(京)都之富士」。日本自平安朝以後,比叡山(延曆寺)和高野山並稱日本佛教的兩大叢林,自古即是僧眾雲集之處,也是是圓、密、戒、禪並重的綜合道場,具有綜合大學的教育機能。最盛時坊舍號稱三千坊,全山僧侶有三千多人,僧兵多達二萬餘人(會有僧兵,是因延曆寺有許多貴族供養,擁有巨大莊園;為了保護莊園,乃出現僧兵)。延曆寺歷史雖久,不過在西元1571年時,因門下反抗織田信長,重要堂宇幾乎被化為灰燼,成為有史以來最大浩劫。還好,之後得到豐臣秀吉的外護及德川幕府的皈依,終於漸復舊觀,並進而在1994年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。
赴唐參學的最澄比叡山得以成為日本佛教聖地,不得不感謝傳法大師最澄(767822年)在此弘揚天台宗。不過,最早將天台宗傳到日本的不是最澄,而是唐僧鑑真(688-763年)和他的弟子。鑑真曾把《摩訶止觀》、《法華玄義》、《法華文句》等天台宗主要典籍帶到日本。最澄雖出身近江,但祖先本是漢人,後來渡海歸化日本,他的父親曾在地方上擔任町長(村長)級的官員。延曆四年(785年),他於比叡山結一草庵,三年後創立一乘止觀院(今根本中堂之地),而後開始弘揚天台思想。
事實上,一乘之名正表現了他和天台法華的關係。一乘意指成佛唯一之教,乘為車乘,教法能載人到涅槃彼岸,所以稱為「乘」;而《法華經》專說一乘之理,止觀更為天台宗的實際創立者智者大師所重視的,所以智者大師所說的《摩訶止觀》是天台三大部之一。794年,日本首都遷到平安京(即京都)。決定遷都的桓武天皇,對最澄相當讚歎,於是將私寺一乘止觀院的開銷經費,由近江的正稅(國稅)供給,比照官寺處理;以此為本,後來嵯峨天皇將山上寺廟賜號「延曆寺」,而成為今天的寺名。802年,最澄開始在高雄山寺講演「天台三大部」,桓武天皇隨喜法筵,稱歎功德,最澄名聲因而震於京都佛教界。桓武天皇原本想承認天台法華宗為獨立宗派,但最澄對他的好意相當謙虛,反而表明希望到唐朝留學以窮究宗旨的願望。 
於是他在804年,搭乘遣唐使船到唐,同行者還有空海(774-835年)。他從道邃、行滿受天台教義,805年並由道邃授大乘菩薩戒。最澄後來又從天台山翛然受牛頭禪,歸國前夕在越州(今紹興)龍興寺從善無畏的弟子順曉受密法。
最澄滯唐僅半年多,卻遍尋當代高僧而親炙之,精進程度可見一斑。最澄在那麼短的時間,不但從名師學法,還帶了大量文物典籍回到日本,既弘揚佛法,且豐富了日本文化的內涵。在這些帶回的文物之中,令人特別感動的是那件長119公分,被列為國寶的刺納衣。從前僧侶的衣服不用新布匹而用糞掃衣(即摭取被捨棄於糞塵中之破衣碎布,洗滌後作成之袈裟),以離貪著。據說這件衣服是隋代智者大師所穿過的,從上到下,由不同顏色、形狀的碎絹布縫合而成,至今縫合的粗線還清晰可見。最澄帶這件刺納衣回國,或許是為不能親自受教於智者大師的心理補償吧!
最澄回國後,天皇親自迎接,並許天台宗獨立,從此天台宗和南都六宗等齊並列。後來他還曾在高雄山寺設灌頂台傳密教,這是日本祕密灌頂之始,圓寂後被追贈「傳法大師」諡號。大師輩出的日本天台宗?最澄和空海兩位大師到唐,正是密宗最盛時期,所以最澄也受此影響。他除了傳天台智者所著的《摩訶止觀》為基礎的實踐部門──「止觀業」,也弘傳密教的修行法門──「遮那業」,兩者成為延曆寺教學的兩根支柱。不過儘管他也引進密教,卻主張「圓密一致」,不分優劣。最澄之後,有圓仁、圓珍等入唐諸師,才確立日本天台宗和密教息息相關的宗風。圓仁(794864年)乃延曆寺第三世座主,又稱慈覺大師,師事最澄。838年奉敕入唐,在天台山、長安等地修顯密諸學。他在唐時,歷盡艱難曲折。原本朝廷不允許他巡禮,他只好失望地搭乘遣唐船歸國,但在途中兩度遭遇逆風,無法回日。8402月,他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,終於得償所願到達五台山,並到長安巡遊求法。
不幸這時又遇上唐武宗展開滅佛,也就是所謂的「會昌法難」,一度被迫還俗。他在唐前後十年,847年返日,後來並曾任延曆寺座主。唐朝玄奘大師的《大唐西域記》,因為記載了許多西域和印度的風土人情而成為世界名著;圓仁大師也因他遇到會昌法難等特殊遭遇,寫成《入唐求法巡禮記》四卷而名昭史冊。由於當時的佛教史料在唐土者多被毀,圓仁此書恰成為這一時期極其珍貴的史料,此書內容極富變化,除佛教外,還有交通、社會風俗等資料,對東方史的研究甚具價值。另一方面,中土自智者大師帶起判教風潮,圓仁也承其遺緒而有判教理論。不過,他雖認為以《法華經》為代表的天台宗屬密教,但地位要低於以《大日經》、《金剛頂經》等為代表的密教,所以最澄的「圓密一致」、不分優劣的主張至此有了改變。當時以東寺、高野山為中心的真言宗因為沒有著名高僧,而圓仁先後受到三位天皇的崇信,成為空海之後再次掀起日本朝野密教熱的僧侶。
此外,他還把在五台山學到的法照的「五會念佛」淨土法門傳回日本,對以後淨土信仰的興起產生很大的影響。圓珍(814891年)則是延曆寺第五代座主,他是空海的姪孫,853年入唐,在中土滯留五年,先後入天台山國清寺、越州開元寺受教;後遊長安,回國前再次巡訪天台山。他兩次巡禮天台山時,曾出資重修了智者大師塔和國清寺大殿,又在國清寺止觀院建止觀堂,為修習禪法的僧人建造三間禪房,一時傳為美談。他也針對圓仁的說法,更進一步發揚「圓劣密勝」思想。延曆寺到了圓仁法系良源任座主時,宗風更盛。他將比叡山復興,重舉學事,力行法會,被稱為天台宗中興之祖,門下三千人,使日本天台教學達於鼎盛。
有關他的神奇傳說很多,所以別號也特別多。他外表莊嚴,為了不墜女色而破戒,所以傳說中有不少是為避女難。例如他被召入宮時,為了不讓宮女們看見,會變成豆子般大小入內,而有「豆大師」稱號;為了不讓女子接近,有時也變成鬼的樣子,而有「角大師」(日本的鬼是長角的)的稱號。橫川的大師堂和西塔的本覺院等所販賣的「角大師」護符就是這樣來的,據說可以消災、除病等等。但良源與圓珍門派的餘慶對立,餘慶等退到三井園城寺,而以圓珍為寺門派開祖,日本天台宗乃分裂為山門、寺門二派。
三井園城寺也是個風光明媚的地方,近江八景的「三井晚鐘」正是指這裡黃昏中餘音嫋嫋的梵鐘聲響。 
比叡山所傳的密教與空海創立的東密相對而稱為台密,但最澄最初在中土帶回的還有禪宗、律宗、淨土宗等教派的理論和實踐,所以從一開始就對佛教諸宗派有較廣大的包容性。他主張四宗(圓教、密教、禪、戒)合一,後來從中逐步分化出許多新興教派,鎌倉時期新佛教的祖師大都曾登臨比叡山修學,比叡山也因而被稱為日本佛教母山。這些新興宗派的祖師包括──
源空(1133-1212年,即法然上人):正式從天台宗中分立出淨土宗。
親鸞(1173-1262年):在比叡山修學天台教觀20年,創立淨土真宗。
良忍(1072-1132年):同屬淨土信仰的融通念佛宗的開山祖師。
覺阿(1143-1182年):在靈隱寺佛海慧遠處受臨濟禪法,是臨濟禪傳入日本之始。
榮西(1141-1215年):正式在日本創立臨濟宗,起初也是天台宗學僧。
道元(1200-1253年):初在比叡山習學,從宋回國後創立日本曹洞宗。
日蓮(1222-1282年):12歲起,在家鄉清澄山的天台宗寺院師事道善,後開創日蓮宗。不但如此,日本天台宗高僧慧萼在862年第三次入唐學法後,在由海路歸國途中,開創了日後成為漢傳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普陀山觀音道場。
三塔堂宇和重要文物出了這麼多高僧的比叡山,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佛寺呢?延曆寺寺域廣大,自古以來即分為三塔(東塔、西塔、橫川)十六谿,由於堂宇分布實在太多,在此只能舉幾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和讀者分享。東塔以根本中堂為中心,原是一乘止觀院的根本中堂,其中置有本尊藥師如來、千手觀音立像。如今的根本中堂是在1642年重建,外觀為單層,內外塗總丹色給人彩華麗的印象,赤足走在根本中堂的左右和前面的ㄇ字形迴廊上,可以看見柱間和正堂雕刻著的各色花鳥,尤引發人思古之幽情。
中堂的內陣(佛殿內的坐處區劃二所,近佛之所為內陣,遠為外陣),有延曆寺感到自豪的所謂「不滅的法燈」,據說從根本中堂創建以來的一千二百年之中,未曾熄滅過。佛教因正法能照破世界冥闍,所以用燈火譬喻正法,這不滅的法燈也可以說是比叡山高僧大德們對正法常存的期待吧!戒壇院是授戒、說戒的地方,當年最澄想改變大乘戒壇只有奈良東大寺才有的情形,乃上表請建大乘圓頓戒壇,卻遭僧綱與南都諸大德反對;直至他示寂後一星期,才獲准在比叡山設立大乘戒壇。第二年,圓仁在此戒壇首次向比叡山僧眾授菩薩戒,從此天台宗僧可以不必下山就能成為正式的僧侶。現存的戒壇院則是在1678年重建,屬重要文化財。
文殊院又稱一行三昧堂,乃圓仁摹仿中土五台山上的文殊菩薩堂而創建。他興建此樓原是為了安置五台山文殊菩薩,日本的文殊信仰因他興建此院而開始興盛起來。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薩因而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,所以日本人常說「三人同心,可比文殊的智慧」,類似漢語「三個臭皮匠,勝過一個諸葛亮」。原來的文殊院在1668年燒毀,現在的建築也是後來重建的。不過,現在的延曆寺國寶殿中有一屬重要文化財的絹本文殊菩薩像,是鎌倉時代所繪,坐在獅子的背上,背後有月輪,右手持寶劍,左手拿青蓮花,花上有梵夾。有趣的是,圖中的文殊菩薩是少見的稚兒姿態。西塔的中心是轉法輪堂,其內供奉本尊釋迦如來,所以也稱釋迦堂,是延曆寺現存最古的建築,原本乃三寺園城寺的金堂,豐臣秀吉在1596年移到這裡。
另有一說琉璃堂(重要文化財)才是最古老的,不過琉璃堂離西塔的伽藍中心部甚遠。橫川,以橫川中堂為中心。橫川中堂又稱首楞嚴院,橫川中堂和清水寺一樣屬舞台造,特殊的建築從遠處看去像浮舟,為圓仁所創,本尊為觀音菩薩,脅士毘沙門天、不動尊。此外,四季講堂(又稱定心房)是良源住處,惠心院是源信住處,定光房為日蓮修學地,華藏院為道元的剃髮處,都是各宗派祖師在比叡山的遺跡。令人胸懷一暢的風景 , 延曆寺寺域極廣,遍布山谷之間,參觀延曆寺可以放鬆著心情,自在地走在比叡山中的林蔭小徑之中,聽聽鳥語松濤;可以端詳穿梭在杉林之間的陽光,如何把秋楓照射得變成螢光半透明的嬰兒手掌;也可以用心感覺足下碎石落葉的窸窣聲音,和自然作最親密的無言交流。從比叡山上,可以遠眺琵琶湖這個佔滋賀縣總面積的1/6、相當台北市兩倍半的日本第一大湖。但見湖上煙波迷茫,帆影點點,風月無邊,令人心曠神怡,因此被指定為國定公園。
由於風景極似中國洞庭湖,所以周邊也仿洞庭湖的瀟湘八景,而有「近江八景」八個景點。當年范仲淹登岳陽樓看瀟湘奇景,而興起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的抱負;最澄從比叡山上臨眺琵琶湖,或許也因此興起渡化眾生的悲願吧!所以他說菩薩是「惡事向己,好事與他,忘己利他,慈悲之極」,是日本最初宏揚大乘忘己利他精神的大師。山上清新舒爽的潔淨空氣及偶爾飄來的雲霧,令人不由想起「山中何所有,嶺上多白雲,只可自怡悅,不堪持贈君」的詩句,如此美好的景物,只有親身體驗,旁人多說也只是蛇足。
---------------- 摘自法鼓山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