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水月觀 -- 色 . 影
關於部落格
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興於詩。立於禮。成於樂。
  • 1475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2

    追蹤人氣

日本人的禮節文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轉載自武士道

       
每位外國觀光客都會注意到日本人的特色之一,就是殷勤周到與彬彬有禮的舉止。如果只因為害怕舉止是否高貴合度,而非因為對他人所產生的同理心自然表現於外,那麼禮節就是淪為一種貧乏的德行。同時,禮節也是對於事物合宜的一種表示,也就是對於社會階層應有的尊重。這裡所謂的社會階層,與貧富無關,而是就實際價值做區別。

禮節的至高表現幾乎同等於愛。我們可以虔誠地說,禮節是「寬容、利他,不忌妒、不自誇、不張狂、不踰矩,不求自己的益處,不輕易發怒,不計算人的惡。」丁恩(
Prof. Dean)教授在提及人性的六大要素時,認為禮節是人類社交過程中所結成的最成熟果實,而給與它最崇高的地位。這是否令人不可思議呢?


雖然讚美禮節的話語眾多,但要我將它排行在諸多德行之前,可還差得遠呢!如果我們進行分析,會發現禮節與其他高貴的德行是互相關聯的。有什麼德行單獨存在的呢?當禮節伴隨著武力,甚或因為武力而獲得彰顯時,它獲得的尊重通常高於它應得的過程,因此才會有虛偽的禮節存在。孔子不只一次提出訓誡,外在的禮節不過是規矩的一小部分,就如同音樂的樂音一般。


當禮節被提升為社交的必要條件時,複雜的禮儀體系於是擴展開來,讓行儀做法蔚為風氣,以端正青年的社會行為。從打招呼時的鞠躬、走路與坐下時必須遵守的禮儀,人們都應盡心學習、虛心受教。如此一來,飲食禮儀變成一種學問,而奉茶與飲茶則被提升為一種儀式。當然,受過教育的人都被視為這些領域的專家。非常湊巧地,韋伯倫在他有趣的書裡,稱禮儀為「有閒階級生活的產物與典型代表」。


我曾聽過歐洲人對日本人精巧講究的禮節技巧,給與輕視的評價。它被批評為一種考慮過多的思考模式,以及嚴格服從的愚蠢行為,我承認在禮儀中有許多不必要的繁文縟節,但追隨西方流行的變遷是否也是愚蠢的行為之一?對於這個問題,我還沒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
我甚至不認為流行指不過是一種虛榮的奇想而已;相反地,我認為流行是人類心靈對於美的無止境追尋。我並不認為繁瑣的儀式全是些瑣碎的細節;因為這意味它是在經過長期觀察後,能夠達成某特定結果的最適切作法。如果你要做一件事,這絕對是最佳的完成方式,不僅最具經濟效益,也最優雅。斯賓塞將「優雅」定義為「最佳經濟的動作」。茶道對於茶碗、茶匙及茶巾等工具的使用與操作,均以特定的方式來展現。對初學者而言,這既冗長又沉悶。不過,他很快就會發現,這些規矩終究事最節省時間與勞力的方法;換句話說,這是一種最經濟的使力模式。根據斯賓塞的說法,這就是最優雅的方式。



禮儀不單是形於外的表象,它的意義不僅不是它外表所展現的,甚至相距遙遠。或許,我會沿用斯賓塞的舉例,來探尋日本儀式制度的起源與精神上的動機。不過,並非本書著墨的重點。我要強調的是,在禮節的嚴格遵守之中,包含了道德訓練。


我曾經提過,禮節經過細分延伸,就成為極精巧的各式精緻之美,種類之多以致形成不同流派,近而擁護不同體系而各據一方,但它們終究會匯流至一個終極的原點。日本最著名的禮節流派「小笠原流」的一位偉大代表人物(掌門人小笠原清務)即表示:「所有禮節的目的皆在鍛鍊性靈,即使是靜坐時,最粗暴的惡徒也不敢動你一根汗毛。」換句話說,這意味著,若持之恆地鍛鍊正確的禮儀,體內各部分由一領百,所有器官與功能均能達到最佳狀態,並使人體與周遭環境達成和諧,是一種精神主宰肉體感官的極致表現。從法文
bienseance(禮儀)的字義來看,就可以對禮節的內涵有一番嶄新且深刻的體會。


如果優雅確實意味著具有經濟效益,那麼遵循這個邏輯,持續練習優雅的舉止,就必定能為我們節省與貯存氣力。因此,良好的禮儀就是靜止的力量。


我想以日本茶道「茶之湯」(
Cha-no-yu)為例來說明,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如何演變成藝術,最後昇華成為一種精神文化。飲茶竟然是一門精緻的藝術!為什麼不是呢?孩童在沙裡畫畫、野人在岩石上雕刻,拉斐爾或米開朗基羅的藝術便是由此而生。茶的引用從某位印度教隱士的冥想開始,發展成為宗教與道德上的一種輔助角色,是很自然的吧。


「茶之湯」茶道的第一要義,是心靈的和平、情緒的清明澄淨,以及行為舉止的安穩;毫無疑問地,它們是正直思想與正確感受的首要條件。整潔、一絲不苟的小房間,隔離了世俗騷動的視線和聲響,將一個人的思緒由塵世引導至自身。樸素空淨的室內擺設,不像西式客廳以無數的繪畫和裝飾引人注意。掛幅的展示與其說是以色彩贏得注視,不如歸功於典雅的設計。掛幅的目的是講究品味高雅,而其它的陳列品則與宗教上的憎惡一同遠離。


事實上,茶道是在戰火蔓延的日本戰國時代,由一名經常沉思的隱士(千利休)所創。茶道完善的規矩顯示,茶道不僅是一種消遣,更是一種制度。在進入茶室安靜的領域之前,前來參加儀式的人們會將腰上的配劍、戰場上的暴戾,或是因政事而煩躁的心思意念擺在一旁,。來到這裡尋找和平與友誼。


「茶之湯」不只是一種儀式,更是一種精緻藝術。它是隨著關節姿勢律動的詩歌,是修養靈魂的一連串程序;它最偉大的價值就在最後一個階段。或許,茶道愛好者心裡鍾情著其他的步驟和階段,但這不能證明茶道的精隨不在於它的精神本質。


如果禮節就只是讓行為舉止更為優雅,它已足以令人獲益匪淺;不過,禮節的功能可不僅止於此。就規矩而言,禮節應該以仁慈和謙遜為動機,而且在面對他人的纖細與敏感時,油然產生溫柔感受,並以優雅的方式來表達同情心。

       
禮節要求我們應該與悲者同泣,與樂者同歡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