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月觀 -- 色 . 影
關於部落格
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興於詩。立於禮。成於樂。
  • 1467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朱熹:先學應對進退

王陽明主張掌握原則來教養,十二世紀南宋的朱熹則是詳細羅列教養條目。他寫的《童蒙〈孩童〉須知》,雖然在今天知名度不高,但卻是坊間流傳最廣的《三字經》、《朱子治家格言》、《幼學瓊林》、《弟子規》等書的源頭。
 
在《童蒙須知》裡,朱熹有系統的提出五大教養綱目,他們分別是:衣服冠履、語言步趨、灑掃涓(清)潔、讀書寫文字、雜細事宜,這五大教養綱目,在宋朝統稱「小學」,也就是指灑掃、應對、進退之類的禮儀;至於「大學」,則是指那些學成用來治國的科目。
 
注意服儀
 
朱熹認為幼童首要注意的是服儀,因為只有衣服鞋襪整潔,外表才有精神,也才不會寄生蟲附著,染上疾病。
 
為了讓衣服常保清潔,他具體指出各種情境的因應之道。譬如:吃飯的時候,要注意袖子不要沾到菜汁;雨天行走,避免踐踏泥濘;洗臉時,袖子不要淋溼;勞動時,要將長袖上衣脫去,只著短袖內衣,以防污損。
 
凡是衣服脫下以後,要摺疊整齊,放在箱內定位,不能隨手亂丟,以致染上塵埃髒物,或是下回四尋不著。此外,也要定期清洗;凡有破洞的地方,要立刻縫補,保持完潔。晚上睡覺時,要把外衣脫下,這樣床上才不會接觸到外面的病菌、蟲子,也不會因為睡覺翻身而磨損外衣。
 
應對進退
 
衣服整潔後,朱熹認為幼童接著就應該學習如何與人互動。互動包括了說話和進退。
 
朱熹認為幼童說話應該「詳緩」(表達清楚、不疾不徐),切忌喧嘩浮誇。如果受到父母師長責罵,宜低頭受教,不要當面回嘴辯駁。即使其間有所誤會,也等過些時日,待長輩氣消後,再慢慢婉轉解釋。
 
這種以長為尊的溝通方式,和今天鼓勵幼童多發表意見的開放是教學法,的確不同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朱熹並沒有要幼童不申辯,他只是要幼童等待適當時機再表達意見。就效果而言,因為雙方都不在氣頭上,只是王陽明認為應該是家長不要當面指責,而朱熹認為應該是幼童學會忍耐。
 
除了說話詳緩,朱熹也主張幼童行走應該端莊正經,不可跑跑跳跳,手舞足蹈。如果有長輩呼叫,就該快走至前,而不是悠哉悠哉地漫步到前。
 
生活教育
 
懂得與人互動後,幼童還要學會灑掃庭院。對於書桌茶几,都要勤加擦拭,保持潔淨。至於毛筆硯台等器具,也應該物有有定位;用畢,立刻物歸原處。
 
朱熹的這個主張,得到後來十七世紀朱柏廬的認同,所以在朱柏廬流傳甚廣的《朱子治家格言》,開宗明義就寫著:「黎明即起,灑掃庭除(台階),要內外整潔‥‥‥。」
 
心到最重要
 
先施予生活教育,讓孩童有了自持的能力之後,朱熹這才強調讀書寫字。他特別指出讀書有三到,就是「心到、眼到、口到」。在三到中,他認為「心到」最重要,所以他說:「心不在此,則眼不看仔細;心眼既不專一,卻只慢浪朗讀,絕不能記;(即便)記,不能久也。」
 
除了「心到」,朱熹認為「口到」也很重要。他說讀書要「讀的字字響亮,‥‥‥一字不可少,一字不可多,一字不可倒,一字不可牽強暗記,只要是多誦遍數,自然上口,久不能忘。」
 
「心到、眼到、口到」的讀書法,到了二十世紀,獲得胡適的共鳴,所以胡適又加上了「耳到、手到」。
 
從朱熹彰顯「心到、眼到、口到」,可見他對幼童讀書的態度,不是強調知識的增加,而是好習慣的養成。可惜後來流傳甚廣的《三字經》、《幼學瓊林》、《弟子規》,反而失去了這個精神,而是會及許多知識,讓幼童猛背。
 
粗茶淡飯
 
凡是沒有在上述讀書寫字、灑掃、說話進退、衣服整潔中的其他事項,朱熹都歸納到「雜細事宜」。譬如:他強調不挑食,他指出:「凡飲食,有,則食之;無,則不可思索;但粥飯充饑不可缺。」
 
這種有什麼就吃什麼的淡泊人生觀,到了《朱子治家格言》,就成了「一粥一飯,當思來處不易;半絲半縷,恆念物力維艱。」另一本十七世的名著《菜根譚》,也指出,「醲(醇酒)肥(美食)辛(辣)甘(甜)非真味,真味只是淡。」
 
王陽明、朱熹的教養觀,正反映了傳統中國家教的本質——從要求生活的秩序中,鍛鍊道德的修持。對於現代父母如何培養幼兒道德感上,也許有另一種啟發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